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相关文章

谁才是北斗第一厨神?谢至理,韩潇,阿飞,还是周拙恒?

发布于:2016-05-15  |   作者:admin  |   
感谢没有人的邀请。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,因为衡量的标准,就和北斗这种组织的定性一样,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模糊性。
以我对该组织一些人粗浅的了解,他们的厨艺几乎完全集中在泡面这一块。虽然他们偶尔也做西红柿炒鸡蛋、蛋炒饭,但因为个人风格过于明显,导致评价非常极端,喜欢的就觉得非常好吃,不喜欢的就觉得非常难吃,虽然他们的菜基本只有自己尝过,因而经常是吃前觉得非常好吃,吃的时候态度转变,吃完之后开始猛吐。所以他们的态度一直处在浮动当中,很难定论。
据我所知,上述诸位在该组织里都是出了名的精通厨艺,主要和家中贫困,从小流亡在外,生活只能自己料理有关。惨淡的童年磨砺了他们的嗅觉,生活的艰辛煅练了他们的手艺,长期的腹泄铸就了他们对食材的苛求,所以他们在厨艺上已经远远的超越了北斗的普通水平。据说他们组织了一个俱乐部,叫FEEDING CLUB什么的,定期在某个人家长聚集,一人做一道菜,另外三人轮留食之,并加以评定。这样的规则应该说避免了厨师本人主观判断的影响,有极大的公平性。但据说只办了两届,第三届都到医院打吊针了……
当然上面都是题外话。纯以泡面论之,四人的做法其实各具特色。

谢厨在四人中辈份最高,所以做法比较老派,据说是承袭日本最传统的泡面手艺。当时泡面都是袋装的,加上谢厨爽快明利的风格,整个烹饪过程都在袋子里完成,包括拆包,加料,加水,焖面等环节。谢厨的拿手好戏是徒手碎面,据说他单只手就能把一袋面捏碎,捏碎之后焖面的时间可以缩短,泡出来的面细、软、略碎,口感独特。谢厨做法虽然老派,但亦有创新,揉合了现代吃灌汤包的方法,焖面时只加少量水,让酱料微稀释,保持稠状,再以吸管吸食之,吸完酱料之后再吃面,面保持原味,极其独到。因为北斗这一组织聚会经常由于各种原因改变场地,谢厨的泡面做法与吃法就成了北斗众人在途中一解饥肠的妙法。

韩潇在四人里身份比较特殊,因为他是搞设计的,略通些美术原理,所以他做菜,色香味尤其注重“色”,据说他在家里做饭,经常把笔记本搬到厨房,开快播,只眼看炉,只眼观“色”,颇得雅趣。韩潇做泡面,同样讲究色。通常泡面的色泽都比较单调,酱料亦如是,所以韩厨在泡面的材料上非常挑剔,特别喜欢港台生产的泡面,口味上偏辣,因为辣色为红,红黄相协,其色艳艳。因为对外观的讲究,韩厨一般都会以一瓷碗盛面,不直接加水,先把水加于酱料上,调匀,抹于面上,略拌之,酱盖于面顶,美甚。韩厨食面,不分主客,一律不允许破坏面顶的酱色,所以吃韩厨的面要费一番功夫,惜我辈无幸以一尝,哀哉。

飞厨煮面,以粗犷著称,做法霸道,一盆,一盖,一锅铲,面数袋倾倒于盆中,以手劈之,辄碎,则泼酱,灌水。飞厨口味独绝,不好泡面的原酱,自调一独门秘酱,称“飞糊酱”,内有酱油、食用油、百花油和红花油,各占四一,于极阳之地曝晒七七四十九天,至蝇缠蚊绕之时,开封,酱成。每泡面时,大酱直接倒于盆内,直至满盈。飞厨做法独特,吃法更是奇绝,大盆抱于怀中,抬头,仰脖,张嘴,泡面如洪泄,直入肚肠,不嚼不咽,待三日三夜之翻肠搅肚,一泻千里,酣畅淋漓,盖吃面之壮观者,莫如是也。

周厨久居闽地,做法上不免沾了一些闽南菜的习气,味道求鲜,求淡,求雅,因此周厨泡面,从不放料。据说周厨知韩厨好色,爱酱,酱料包便一律相赠,成就北斗厨界一番美谈。周厨不仅不放料,更怕开水冲淡了面的原香,于是喜用冷水泡面,水温概不过30度。冷水泡面,面不易化,所以泡十来分钟便将面取出,置于案,以刀切之,成片状,直接食之。当然为了更好的烘托面香,周厨也会仿日人吃生鱼片的做法,蘸芥末酱吃。周厨泡面,面味清冽、鲜美,堪称一绝,而且周厨好客,有朋自远方来,必下面以待,颇得赞誉。据说周厨做面还有另一个做法——清蒸面,但很少示人,故不曾内详。

纵而观之,四厨之艺,各有其绝,难分高下。建议楼主还是自行品尝,以做定夺,不要再问这么傻逼的问题了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owbcc.com/www_hg273_com/29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顶部